婆婆街头摔倒头破血流,三名女子帮了她

“朦朦胧胧中,四处围起了人。大家七嘴八舌,有的甚至还在探讨要不要扶。含混听见有个中年女士走近问我,要不要扶一下,我点拍板。”刘婆婆说,当时,脑袋疼得厉害,她摸了摸脑袋疼的地方,结果发现满手血迹,把自己吓坏了。

从石梯上翻滚下来

这时,路过的另外两位女子也围上来,征得刘婆婆同意,从刘婆婆口袋里掏出电话,挨个号码拨打联系支属。

当刘婆婆走在沙中路一段约20来步的梯坎上时,一不警戒,眼前一黑,从石梯上翻腾下来,头上血流不止。

在身边其余人看来,这也就是小题大做,但刘婆婆很较真,还拨打上游新闻热线966966,渴望借助媒体力量,找到3位善意人。

“她们三个很热忱,扶着我,给我亲属挨个打电话。小儿子的电话起初没打通,后来又给儿媳妇打……后来我说,小儿子可能赶过来最快,就在三峡广场工行那栋楼上班,过来可能五六分钟。另外有个女士还说,直接跑到幺儿上班地点去找他。好在,后来电话终于买通了。”刘婆婆说,三位善意人始终陪在她身边,直到小儿子赶到现场,其中两位好心人离开了,还有一人跟儿子一起,把她扶到马路对面去打车。

刘婆婆想找谁?她们做了什么?昨日,记者来到刘婆婆家。

“三儿子在合川,眼睛不太好,我想买张长途车票,坐车去看他。以前记得车站就在重大中门附近,所以那天去转转,想买车票。”刘婆婆说。

还没来得及说感谢

2月12日下战书,家住沙坪坝区百年世家的刘婆婆,从家里来到重庆大学A区中门周围,走在一段下坡路时,不慎摔倒。

“这多少天我身体促好了起来,头也不那么疼了,但睡不好,我想找到她们。”刘婆婆说。

▲刘婆婆接受记者采访

重庆晚报-上游消息记者 周小平 摄影报道

从医院回家已有一个星期,病情有所好转,但84岁的刘婆婆还是有些睡不着。因为她切实太想找到3位热情人,找到她们,“我想当面说声谢谢”。